当前位置

首页 > 故事大全 > 鬼故事 > 香水有毒

香水有毒

推荐人:红尘泅渡 来源: 美文阅读网 时间: 2016-12-01 00:00 阅读:

  “小月,你有没有想过,假如有一天张军不爱你了怎么办?”

  “哈哈,我才不会去想,张军和其他男孩子不一样,你的假如永远都不会发生。”

  ……

  爱情是什么,婚姻又是什么,多少人为了把爱情抓的更牢,十指紧扣走进了婚姻的殿堂,到头来却发现爱情就是抓不住的流沙。

  小月呆呆的站在窗前,看着花园里偎依在一起的恋人,仿佛又看到了从前的自己。

  难道人生注定是一场孤独的旅行?不然,为何有太多的生死离别,当我们还没学会爱的时候,已经开始失去了。

  曾以为不会褪色的誓言,不会冷却的热情,终究是敌不过时间的消磨。

  小月的脸上挂着泪痕,小月的心如同刀割,她却偏偏又手足无措。

  她很快拭去了眼泪,脸上重新挂上了微笑,门外已响起了门锁转动的声音。

  “老公,今天买了什么好吃的!”小月轻抚着隆起的肚子向张军走了过去。

  “你最爱吃蛏子,牛肉,小青菜,还有葡萄。”张军把篮子放到餐桌上,淡淡的说道。

  “我要吃葡萄!”小月说着,手已经伸进了篮子。

  “等一下”,张军冷不丁的抓住了小月的手,“我去洗一洗。”

  张军说完不等小月答应,就拎起篮子进了厨房。很快,厨房里响起哗哗的流水声。

  小月不动声色的把手指放到鼻尖,果然有一股淡淡的香水味。

  做同样的事情,花费的时间却是以往的三倍。而且张军拎回的菜篮子上总有一种不属于自己的香水味。

  在这段时间多出来的时间里,张军到底见了什么人,干了什么事,绝不可能只是买菜那么简单。

  也许,他带回来的菜也是另外一个女人提前买好的,不然篮子上怎么会有香水味。

  小月越想越觉得恶心,忍不住呕吐了起来。

  “你这反应也太强了,我还没开始做饭,你闻到什么了?”张军端着葡萄从厨房走了出来。

  “咳咳”小月没有回答,只是拼命的呕吐,直到眼泪流了下来。

  张军的脸色也很难看,他摘下手套轻轻放在桌子上,一言不发的看着小月,不知道在想着什么。

  “呜呜……”呕吐过后,小月终于忍不住哭了起来。

  “小月,好好的哭什么?别哭了,对宝宝不好。”张军沉着脸安慰,冰冷的语气中不带一丝感情。

  “张军……你说实话吧,你是不是……不爱我了?”小月一边抽泣,一边哽咽着说道。

  “不要瞎想,我怎么会不爱你呢?”张军的脸阴晴不定,显得格外苍白。

  “你骗人……你只有做错事情的时候才会讨好我,这段日子你班也不上了,就在家洗衣服做饭,陪我看电视。结婚以后,你从来没对我这么好过,你是不是要离开我了,心里愧疚才这么做的?”小月死死的盯着张军的眼睛,希望能够从他的眼中找到答案。

  “人总是在拥有的时候不懂珍惜,在失去的时候又拼命想要抓住。我只是忽然明白了这个道理,想对你好好的。”这样的话听起来是多么的虚无缥缈,说话的人偏偏一本正经,煞有介事。

  “真的吗?”,有些话本不必说,说出来是因为还有幻想。

  “嗯!”张军重重的点了点头。

  小月没有再问,她知道再问下去也不会有结果。

  如果一个男人为她的女人洗水果的时候会戴上手套;如果一个男人在他的女人怀孕后再也不肯一起洗澡,那他还爱她吗?

  单纯的女人,敢爱敢恨,却一点都不傻。

  爱与恨都会让人变得疯狂,萦绕在指尖的香水味,让一个可怕的念头在小月脑海中盘旋。

  第二天,当张军和往常一样拎着篮子出门的时候,小月也悄悄的跟了出去。

  天阴沉沉的,看不到阳光,看不清方向,像极了小月的心。

  张军走的很急,走过菜市场却没有停下。

  小月远远的看到张军穿过菜市场,转进了天人巷,当她到了近前,张军已不见踪影。

  天人巷只有一个出口,却有十几户人家,小月只能等,等张军出来。

 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,小月的心充满了煎熬,张军进了哪户人家,此刻又在做些什么,谁知道呢。

  张军终于出来了,他的身后跟着一个拎着篮子的女孩,那个女孩是那么年轻,漂亮。

  小月的心碎了,她转过头,眼神已变得冰冷坚决。

  张军推门进屋的时候,小月穿着洁白的连衣裙,静静的看着窗外,既没有转身,也没有说话,仿佛进来的只是空气。

  张军觉察到了小月的异样,他欲言又止,终究是摇了摇头没有开口。

  无话可说了吗,小月望着厨房里张军的忙碌的身影,嘴角浮现出一抹残酷的笑意。

  午夜,格外的安静,只有淅淅沥沥的雨声。

  今夜又下起了雨,时间似乎又回到了张军摔门而出的那个夜晚。

  那一夜,张军彻夜未归,再次出现的时候,身上就有了那种香水味。是不是那一夜自己不那么固执,张军就不会出门,也不会走到今天这一步了?爱情是什么,婚姻又是什么,如果婚姻是爱情的坟墓,那么就让我们和我们的爱情在这里长眠。

  小月举起手里的刀狠狠的刺了下去,刀轻而易举的刺进了张军的身体。

  没有痛呼,没有温热的液体,灯光下张军的身体如同被戳破的气球,飞快的瘪了下去,最后竟化作了一个纸人。

  怎么会这样,小月怔怔的看着床上的纸人,脑子里一片混沌,她忽然想起了白天的那个女孩,发了疯似的冲进了雨中。

  路灯下,秋雨如丝如线,淋在身上却异常冰冷,小月不自觉的打了个寒战。

  天人巷,张军到过的那户人家,屋门大开,屋里的灯仍然亮着,屋子里摆满了纸人。

  “既然来了,为什么不进来?”屋里忽然响起了一个苍老的声音。

  小月硬着头皮走了进去,她想知道张军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。

  昏暗的灯光下,一个打扮时尚的女孩,一个穿着朴素的老头,一堆五颜六色的纸人,无不诡异到了极点。

  “小月小姐,这是张军先生留给你的。”时尚女孩从口袋里拿出一个手机,递给小月。

  “留给我的?张军呢?张军的手机怎么会在你身上?”小月疑惑的接过手机。

  “我想他已经去了他该去的地方,你为什么不先听听他想跟你说什么?”时尚女孩看向小月的眼神,有些讥诮,有些怜悯。

  小月的心猛的一沉,却还是打开了张军手机的录音文件。

  “小月,我最亲爱的老婆……咳咳,有些秘密不能说,该知道的时候也不需要再说,希望没有吓到你。我说过要爱你一辈子,照顾你一辈子。我总是傻傻的以为还有很多时间,却不知道离别早已伺机而待。请原谅我不能兑现我的誓言,但我会在另一个地方永远的祝福你。永远爱你的张军。”

  “不,不是这样的!你们告诉我,张军在哪里,他到底在哪里!”眼泪止不住的流淌,小月抓着女孩的手臂拼命的摇晃。

  “张军出了车祸,肇事司机逃逸,我和爷爷遇到他的时候已经晚了。应张先生的请求,爷爷用纸人暂时封住了他的三魂七魄,为了维持人形他每天都要来换纸壳。是你疑心太重,这纸人他也不需要了。”女孩说着把画了一半的纸人丢在地上。

  “对不起,我错了,我不怀疑他了,求求你把他变回来吧!”小月终于明白张军身上为什么有香水味,又为什么怕水了,只是一切都晚了。

  “唉!三魂七魄都散了,还怎么回来!”老头叹息一声,和女孩离去了。

  一阵风吹过,纸人轻轻的摇晃,仿佛都活了过来,地上那画了一半的纸人,正在对她微笑。

你可能也喜欢这些

赞助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