不关门的坏习惯

推荐人:焚小二 来源: 美文阅读网 时间: 2016-12-01 00:00 阅读:

  钥匙插进门上的锁眼,门开了,没关。

  “小珊,你又忘记关上门了。”

  老问题了,自从同居到一起,千好万好的她,就这一点的不好,白天的时候,只要是她从外面开门进来了,就敞开着大门,不关,这是在老家从小养成的习惯。

  她的老家是在四合院子里,是一个大家庭,白天敞开着门,只有当风刮过后,门才会虚掩上。

  阿豪跟她提醒过多次,现在居住的环境不是她的老家,家里没有那么多的人进进出出,敞开着门不用担心有人来偷窃和打劫,她答应着,保证这是最后一次坏习惯的不关门了,但是一回头,白天的时候,只要是她从外面回来了,进门后依旧是老样子的不关门。

  阿豪对此只能是叹口气,除了向她抱怨一句外,拿她也没有办法,习惯已经成了自然了。

  “小珊,小珊。”他喊了两声,没听见回应,猜测,她是不是正戴着耳机沉迷在网络游戏中,没听见他的声音,就换上了拖鞋,走到了房间门口,看敞开着门的房间里,小珊不在,电脑是黑着屏的,摸了一下机箱的表面,铁皮的外壳是冰凉的。

  在家里转了一圈,仍没有看见本该在家里的小珊,她的皮包还在家里,除了手机不在皮包内,出门必带着的钱包和钥匙串都留在了皮包内,她的拖鞋也随意的放在沙发边,一条毛毯从沙发上滑落,掉在了地板上。

  也许小珊今天的忘性大了,平日里出门必带着的装着钱包和钥匙的皮包没带着,只记得带上手机,临时改变原计划,出门了。

  阿豪坐在沙发上看电视,等着小珊回来,白天不亮灯光的客厅里,光线越来越暗,天黑了,小珊的人没有等回来,手机也是,连一条短信息和一通电话都没有等到,只好由他来拨打小珊的手机。

  手机拨通了。

  “阿豪。”小珊的声音发颤,还有回音,好像她在一个空旷的山洞中。

  “你在哪里?”

  “我不知道,这里好黑,有好多管道,我动不了。”

  “你被绑架了?”

  “我不知道,我在家睡午觉的,听见了手机铃声,睁开眼睛就在这里了。”

  想埋怨她总是抱着侥幸的心理在白天时不关门的话没有说出口,忍住了,先要把她解救回家,有什么话,事好再说。

  “小珊,手机先挂掉通话,这样是为了节省手机电量的消耗,你别慌乱,我这就去找警察来解救你。”

  小珊在抽泣声中挂断了通话,阿豪听着心疼,拨通了在警察局行政部门工作的孙亮的手机,向他求助,警察受理了此案,先要找到小珊被歹徒囚禁起来的地方,听阿豪提供的重要线索,小珊的手机还开着,报警前还与她手机通话了一次,再拨打她的手机,却是无人接听了。

  手机通话是要经过附近的信号塔传输,警察先搜索以阿豪家为中心的一片范围内的所有信号塔,查看这些信号塔在一个小时前有没有接收到小珊的手机信号。

  找到了,是距离阿豪家最近的信号塔。

  手机的信号被精确到在最小的一片范围内,包括着数栋居民楼和一所大学的部分校园,必须到实地进行搜索。

  先搜索了数栋居民楼,由阿豪拨打小珊的手机,实地搜索的警察们利用手机的信号强烈会干扰到无线电波的特性,开着对讲机探测,没有搜索到小珊的手机,再去搜索大学的部分校园,除了一处操场和一处停车场,地面上能藏起人的建筑物就是一栋学生住宿的楼,该楼是四层建筑,是世纪初期由外国人设计的,除了地面的三层建筑,还有地下一层,是水电房,专门供铺设各种管道用的。

  阿豪站在宿舍楼外面,拨通了小珊的手机,传来了正在等待她接听的盲音。

  “找到了。”站在旁边的孙亮手中,对讲机传出了好消息,确切的地点,在地下一层的水电房内。

  阿豪和孙亮一起,赶到了地下一层,却被办案的警察拦住了,留在原地看向水电房的最里面,警察们围在一处墙角,地面上有一片翻新的明显隆起的泥土堆。

  阿豪最不愿意看到的一幕现实,残忍的展现在他的眼前,小珊已经死了,尸体冰冷的埋藏在泥土中,手机在她的衣服口袋里,闪烁着信号灯。

  阿豪坐在孙亮的车内,隔着车窗玻璃,看抬着小珊尸体的担架车推出了学生住宿的楼,抬上了运输车,开走了。

  “我送你回家。”孙亮发动了汽车,握着方向盘的手突然被阿豪抓住了,感觉到他的手在抖。

  阿豪想到了一个让人脊背发冷的事实,手机一直跟小珊的尸体埋藏在泥土中,那之前接听手机与他通话的,很可能就是已经死掉的小珊,为了验证这个猜测,他拜托了孙亮,驾车送他去尸检所,等在了法医的办公室外面,等了两个小时后,等到了对小珊剖检完毕的法医。

  由于尸体埋藏在地下室里潮湿阴冷的泥土中,减慢了尸体的腐烂进程,想要得到精确到分的时间几乎没有可能性,只能精确到小时,是下午的两点钟到三点钟之间。

  阿豪被孙亮搀扶着胳膊弄回车上,瘫坐在前排副座上,低着头喃喃自语了一路:“是小珊的鬼魂,是她冤魂不散。”车到了他家的楼下,仍瘫坐在前排副座上喃喃自语,肩膀突然被旁边的孙亮捏住,一通摇晃:“清醒点,阿豪,到家了。”

  孙亮送精神状态看起来不太好的阿豪进了家门,看他躺倒在沙发上,拽过搭在沙发靠背上的一条毯子,帮他盖在身上,出了门,反手关上了,金属的锁舌弹入了插销中,发出一声清脆的金属碰撞声,又推了一下,确定门是关的严实了,这才放心的离开了。

  一双手掐住了阿豪的脖子,窒息的感觉,强烈的冲击着他,醒了,睁开眼睛,一张陌生的男人的脸出现在他的眼前,狰狞的表情,裂着嘴巴邪恶的笑着,露出了一颗镶嵌的金门牙,阿豪挣扎着,手脚并用的向想掐死他的陌生男人进击,想争取到逃生的机会,但陌生男人就象金刚一样,力气大,体格壮,阿豪陷入了濒死的状态。

  阿豪从沙发上挣扎的坐了起来,喘息着,摸着脖子,刚才在梦境中,被镶着颗金门牙的陌生男人掐死了,一定是小珊被害死的经过,是她的鬼魂在托梦,告诉阿豪,杀害她的凶手,是个镶嵌了一颗金门牙的男人。

你可能也喜欢这些

赞助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