那个四角游戏

推荐人:辰宇 来源: 美文阅读网 时间: 2016-12-01 00:00 阅读:

  四角游戏

  我是一个灵异游戏爱好者,笔仙、碟仙什么的,都和我的几个朋友尝试过,他们也借着灵异游戏来练胆量。但是最近的我并没有再玩那种“不干净”的游戏。原因就是前天凌晨十二点的那个四角游戏。

  四角游戏,我听很多人都说过,朋友也有尝试过的,但那些人都是因为胆子小或运气差,不是失败了,就是生病了,也有个别的遭遇了鬼上身,都是猪队友害的!

  前几天,我特地去了朋友新家的卧室。

  想玩四角游戏很简单,准备的房间一定要是长方形的,大小随意,一般的卧室也不是很大,我和我的三个朋友就在那儿玩上了。

  关上灯,我和朋友们分别走到房间的四个角,面朝墙角(此时绝对不能向后看),得到他们准备好的信号后,真正恐怖的游戏便开始了。

  游戏开始,按照提前说好的,我先走,走到朋友A那里,轻轻拍了一下他的肩,有点发潮,他出汗了,可谁不是呢?我们四个都是第一次在完全漆黑的环境下进行灵异游戏,我与他们三个人唯一不同的地方就是我喜欢这种刺激的感觉,这会使我更兴奋!

  我站在朋友A刚才站的角落,仿佛还能感受到一丝余温。

  安静的房间,只有A走路时鞋子与地板亲吻的声音,我握紧拳头,好戏马上就开始了!

  到C走了,原本属于我的地方应该是空空的,如果拍不到人,就需要咳嗽一声,继续走过;如果我们都没听到他咳嗽的声音…就说明有鬼在那里陪我们一起玩。

  “咳!”

  我们的心都回到了肚子里,C走那一小段路不知用了多长时间,在那期间我们的身体都是僵硬的。

  按照这个规律我们又走了十几圈,不知走到第几圈的时候咳嗽声消失了,这让我们不知所措。

  马上那个鬼就要碰到我了,我甚至清晰地听到了我的心跳声再不断加快,随着后面“人”的接近,一阵阴风吹到我的身上,我真是兴奋到了几点,恐惧和兴奋一同占据了我的内心,脖子上用来辟邪的玉也慢慢变凉,紧贴在我的肌肤上。

  “啪。”

  身后的“人”拍了下我的肩膀,刺骨的寒冷向我袭来,那绝对不是我的朋友,密封的房间里,那“人”的连衣裙沾到了我的腿,而我和我的朋友是汉子!我只能紧绷着身体、硬着头皮继续向前走去。

  那个“人”是不是对我没有恶意啊?

  我不禁胡思乱想起来。

  之前也有过几次威胁到我的生命,不过我总能化险为夷,这少不了脖子上的玉的功劳,而且“她”也确实没伤害我。

  又过了很长一段时间,我有些昏昏欲睡,具体的规则我还是懂的,但是为什么那个多出来的“人”会和我们一直玩下去呢?真的是善良的吗?

  本来是想玩几分钟就结束的,也不知道现在过了多长时间。

  “游戏结束!”

  我喊了一声,虽然规则上是必须要四个人同时闭眼喊话,但我还是贸然做了这个决定,只有我自己喊的决定。

  其他三个小伙伴顿时慌了,听我喊出结束也都纷纷闭眼大喊,他们确实跟上了我的节奏,这个游戏带给我的感受与之前的不一样。

  因为…

  它并没有结束!

  玩之前我给那三个朋友都发了护身符,我自己则是佩戴好辟邪的玉,按理说也该结束了,可是周围还是阴凉阴凉的。

  “把灯打开啊。”

  我也有点害怕,这种情况是没遇到过的。

  “哒。”

  朋友B按下开关却毫无用处。

  “是…坏了吗?”

  几个好朋友也是跟着我做了好多无厘头的事的人,有我在,他们也不会乱了分寸,完全不知所措。

  “再试一次。”

  他们也知道我说的再试一次是什么意思,再试试游戏结束的方法。

  我们四个人就这么在黑暗里同时闭眼,异口同声的说出了那四个字——游戏结束。

  然并卵!!

  屋子里还是阴森森的,朋友B又开开关关那个破开关好几次,咔哒咔哒的让寂静的房间又增添了不少诡异的色彩。

  “既然如此,假装游戏还在继续,我们继续玩吧。”

  黑暗空旷的屋子里回荡着我的声音,我怎么敢继续玩?前面是朋友,不是“她”,只要有一定的方法,还是可以存活下来的。

  我轻轻走到了朋友的身后,拍了一下他的肩,握住了他的手,细细的都是汗,他一下子就明白过来了,攥紧这最后一根稻草,和我一同向下一个朋友走去。

  顺利找到了三个朋友,我们激动地想要哭出来,围坐在一起大口大口的喘气,这其实并不是长久之计,我们还是需要相比的办法。

  脑子里是一片空白,从来都没遇到过这种情况的我也只能试试野方子了。

  我朝着空气大喝:“何人如此嚣张!还不速速现身!”

  朋友们也是被我吼住了,彼此的手又握紧了许多,我不敢迟疑,从皮带下面抽出备用的符咒往空中扔去。这是我以防不测的,至于为什么刚才没拿,太紧张,忘记了还有这么个保命的东西。

  符咒闪烁着金色的光迅速飞到角落,不知贴到了什么东西上(我很确定那是“她”),消失了。

  房间里的灯也亮起来,刺痛了我们的眼,朋友们长呼了一口气,我则是气喘吁吁地靠在墙上,冷汗不断。

  朋友们放松了许多,抹了粉底似的脸也渐渐红润,我腿软了,他们也好不到哪去。本来以为这次真是遇到了善良的鬼,没想到比之前的小鬼儿还要恐怖几千倍,要不是我想起救命符藏在身上,我们几个可能就暴毙于此了……

  天亮后,我们带着纸钱和符咒返回了那个房间,几根长发掉落在角落,应该是“她”的吧,我和朋友们商量了一下,拿着铁盆直接在房间里把长发和纸钱烧了,这次我没忘记最重要的符纸,那张符纸可以让冤死的鬼魂投胎转世,让怨死的鬼魂放下仇恨重新做人。

  不过后来,我们再也没玩过四角游戏。

你可能也喜欢这些

赞助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