恐怖声音:救我

推荐人:焚小二 来源: 美文阅读网 时间: 2016-12-01 00:00 阅读:

  电梯停留在了十一层,金属门在一阵吱呀的噪音声中,向两边退开,敞开了电梯的出入口,电梯内的陈蓉举着手机,调整为电筒照明的模式,一道强光照进了电梯门外的走廊,钳入天花板的电灯全部是熄灭的,走廊两边的墙壁根,钳入的地灯不稳定的闪烁着,随时都有灯丝跳断掉的可能发生。

  走廊的尽头是她此行的终点站,那里是一扇门框上还残留着警界线的门,紧闭着,她有进门的钥匙,是通过花钱的方式,从今天晚上值夜班的保安那里借来的。

  有风从走廊的尽头吹来,迈出一步站到电梯门外面的她打了个寒颤,吹来的风冷嗖嗖的。

  自命案发生后,一周内,所有居住在十一层的住户们陆续的搬走了,有传言在网络中散播开来,他们是逃离入夜后就会出现在眼前的阿琴,穿着死时留在身上的被撕烂了的吊带裙,脖子上紧紧缠绕着一根长筒的丝袜,扣着死结,在尸检的时候,法医打不开死结,是用剪刀,才将勒陷进了脖子上的皮肉内的长筒丝袜给剪断,解了下来,阿琴的脸,本来活着时候一张漂亮的脸,被锋利的刀刃割成了皮开肉裂,刀痕纵横交错的大花脸。

  最恐怖的是她的眼睛,睁开着眼皮,眼睛窝里却没有眼睛珠子,就是两个黑漆漆的深洞,眼睛珠子托在她的双手上,托举在胸前,眼睛的黑仁部分面对着被惊吓到的活人,嘴巴一张一合,发出了简单的两个字的组合:“救我,救我,救我。”重复着,直到被惊吓到的活人晕了过去或者夺路逃走。

  陈蓉收拢了敞开的衣服领口,扣上了衣领上的纽扣,继续朝走廊的尽头迈开步子,电梯的门在她的身后又发出了一阵吱呀的噪音声,合上了。

  寂静中,她独自一人走在黑暗的走廊上,冷风一直从走廊尽头吹来,呼出的气,凝结成了白色的雾状,她举着手机,一边照明着前进的路,一边在拍摄视频。

  “救我。”

  身后传来了女人幽幽的声音,鬼出现了,她转过身,照明的光柱也转了向,照见了空空的走廊,传说中会和声音一起出现的阿琴并没有出现,除了陈蓉举着手机四处照见的动作所产生的衣服摩擦声,和紧张而急促起来的呼吸声,再没有听见阿琴幽幽的声音向她求救,停了几秒钟,她继续未走完的行程,加快了脚步,走到了走廊的尽头,站在了发生命案的现场的门外。

  门框上还残留着被扯断的警界线,从门缝内吹出的冷风,扬起了门框上的薄薄的塑料纸质的警界线,扬在半空中乱舞着,她伸手摸进口袋里,摸出了从保安那里花钱借来的钥匙,插进门上的锁眼中,转开了门锁,推开了一条缝隙,更猛烈的冷风从缝隙内吹出。

  陈蓉进入了门内,她本想敞开着门,但是风大,门在她的身后砰的一响,关上了,大风从一扇正对着门的敞开的窗口吹入,她快步的走上前,关上了窗户,没有了呼呼的风声,环境又恢复到了一片寂静。

  “救我。”

  阿琴幽幽的声音再一次的响起在身后,还是和之前的一样,只听见了她的声音在求救,却看不到她的鬼魂出现。

  陈蓉举着手机乱晃的胳膊发酸了,换了一只手,光柱大幅度的晃动间,一道黑色的影子从她的眼睛余光中出现,连忙将光柱再次的照向那道黑色的影子,是穿着黑色制服的保安,正是今夜里值班的,收了她的钱,借给她门钥匙的保安,正在一只手揪住了阿琴的长头发,按在了地上,骑在她的身上,压制住了她,另一只手挥动着匕首,扎进她的身体,扎了十几刀,扎到她的身体成了蜂窝状,涌出的血液在尸体周围汪成了一大滩腥红,保安还没有发泄够残害的欲望,又用匕首割裂开她脸上的皮肉,纵横交错的刀痕花了她本来好看的脸,最后,匕首扎进了她死不瞑目的眼睛,挖出了眼睛珠子。

  陈蓉感觉到了恶心,窗户就在旁边,抬手打开了,吹着冷风,恶心感消退了,恐惧感增强了,因为,她听见了,身后的门发出了一串声响,是钥匙插入锁眼转动的开门声,她关了手机的照明光源,猫着腰,躲在了一张能藏起她身形的沙发背后。

  听见了门被打开后,脚步声走了进来,门随即被关上,脚步声走向了敞开的窗户,一阵响声,窗户被关上了,环境又回到了寂静中。

  必须尽快的不发出声音的移动到门边,然后迅速的打开门逃出去,逃向电梯,陈蓉手脚并用,撑在地上爬行,好象四足的动物,轻手轻脚做到了不发出一点声音,摸着黑,爬行到了门边,摸着门站起身,握住了开门的锁头,忍不住了好奇心,想看一眼好象仍停留在窗户边上的黑影,到底是不是杀害阿琴的那个变态保安,就将手机举到了半空,向着正对着门的窗户的方向,按亮了。

  一道光柱照亮了前方,是杀害阿琴的变态保安,站在窗户边,但早已经转过了身,一双凶狠的眼睛全程的盯着从沙发背后摸黑爬行到门边的陈蓉,抬起了背在身后的右手,亮出了进门后就从口袋里抽出的匕首。

  手机从陈蓉的手中脱落,掉在了地上,光柱打向了天花板,照不见了在她前方的变态保安,但是她能感觉到,一股杀气逼近了她,本能的反应,她在匕首扎到身体之前,打开门冲了出去,幸好走廊上还有闪烁着的地灯,微弱的星点之光给她指引了一条逃向电梯方向的路,现在是深夜,无人使用的电梯停留在最后一次抵达的楼层,只要按下电梯门边上的下箭头的按键,电梯门就会打开。

  陈蓉百米冲刺的速度冲到了电梯门边,手指狂按着向下的箭头按键,按到了电梯门打开,露出一线缝隙,透出了灯光,等不及电梯门自动的完全打开,她双手扒在电梯门上,向两边用力的推,推开到能容她侧着身体挤进的宽度,正要挤进电梯内,一抬眼,看见了电梯内的阿琴,她双手托着一对眼睛珠子,举到胸前,一对黑仁对着陈蓉,好像是还能够看见眼前景物的感觉。

  “救我,救我。”

  她的嘴巴一张一合,被割裂皮肉的脸血流满面,睁开着眼皮,一对被挖掉眼睛珠子的眼窝,黑漆漆的,涌出了两道血流,好像在哭泣,流淌着血泪。

  陈蓉被眼前的视觉冲击惊呆了,忘记了逃生的本能,呆站在电梯门口,身后,变态保安追到了,高举起手中的匕首,狠狠的扎向了背对着他呆站着不动的牺牲品。

你可能也喜欢这些

赞助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