浅末年代,我曾走过

推荐人:北极以北 来源: 美文阅读网 时间: 2017-03-13 00:00 阅读:

  一、闲愁.故事

  无意瞥见妹在案前写的一句话:这个初春,你若尚在场,春天该是开得很烂漫!

  短短数语,只浅浅入目,我的心,便突然无由的紧了又慌,如眼睁睁泪送良人十里长亭的琴瑟,又如八百里风掠柳絮的喧哗,之后,沉寂而无言。

  是的,骨子里从来就是个带着疼痛又喜将飞觞放牧流年的女子,只是,我不知道,一些经风一吹,就又复苏的伤口和隐忍,会否于某一阙尘缘转角处,给我再次捎来、泪雨纷飞的笑意与感动。

  言语越发地少,想是,流光早已湮没了曾有的香草味道,然我,却仍痴心不改、一如既往枯坐年岁碑文里,凭吊那早已逝去的曼妙。

  不禁想,如是当初,那场江南杏花烟雨中,你我没有倔强的背对著背走掉,那么,今天的我们,该会是以怎样的姿态,面对彼此,面对结局?且不论将来,我会成为谁的谁;亦不说他日,你又会是谁的谁。而事已至今,一切早经云烟尽散,我爱的人:经年的心花,它们开得可都还好吗?

  二、盛放.懂得

  山河变更,桑田沧海,人一生行走,许多时候,许多物情演绎到最后,都是不免于哽咽与决裂中选择了原谅。纵一颗心,曾信马由缰到孤注一掷。

  记得一好友说过:这世间,总有那么一个人,每天都会默然关注着你的所有动态,但,却不动声色。

  隔屏看完,我微笑,没有迎话,只是不自觉地红了眼眶。

  说句心里话,也说句违心话,这几枚字着实平淡,平淡得让我没有过多表情,可再一斟酌,它竟能教人猛地便蛰疼了心。

  风吹浮尘,情撩人心。或许,每个人心底,终究是难免为一个悄而藏于眉间的人,沉寂、淡漠,却亦深刻着的吧。

  对着文字陈述悲喜,是我由来已久的喜欢,只是,平仄长短句中,如何看取晚来风急,屏退四野苍茫赢得清泪数行,却终是我这生必须学会的从容。

  年岁无情,流里日深,生命,为一杯风雨一杯雷的奔忙。当韶华暗淡,眉宇沧桑,要怎么应对,眸眼才不至及被烟火的繁复焚绕与灼伤?

  想来,一个人唯是守住自己,不奢望,不乖张,不怨愤,亦不寡意江湖,心灵,方可在长风落日的空旷与凛冽里,记取得到,最美的生活断章。

  三、沧海.浅藏

  旧岁堪题咏,但物情已非。

  今夕隔世百年一眼,未曾相携而过,可于姹紫嫣红,你我却早经已看遍。

  是的,关乎爱情是怎样老的,我并不知道,而站在旧日寒流节气末梢、这个将暮未暮时份,我说,我已然不想再去费神思量,曾因何故哭红了眼;亦不要再去傻傻地问,那么多寂寞年岁走过,瞬变江湖里,谁是谁非谁当雄。

  我只恬淡的想,静静坐于故事边缘,无须黄昏佐酒,也不必青梅煮茶,仅在尘缘幕起幕合间,偶尔抬头,尔后微笑,便祈能将半生爱恨和悲欢,于波光摇曳的疼痛与泠冽中,舞低杨柳,歌尽桃花。

赞助推荐